相关文章

全球最大血透商: 合作、自建、收购 中国血透中心

本报记者 卢杉 云南昆明报道

“费森在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大,因为中国还有超过一百万病人没有接受高质量的透析治疗;另外,云南省政府正在推进社会办医,给予费森很大的政策支持。”近日,在费森尤斯医疗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与云南省政府签署“进云南暨血透服务项目合作备忘录”仪式上,费森尤斯大中华区总裁陈玉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3-5年,费森医疗计划在云南再建立两家肾病医院及20-25家透析中心。”

此次与云南省政府的合作,是费森尤斯继与福建省卫计委签约后又一省级合作项目。根据8月8日福建卫计委公告,费森尤斯将投资人民币2000万元,建立福州费森尤斯血液透析中心,包含32个血透单元(床位)。

费森尤斯医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Harry de Wit表示,云南是国际旅游胜地之一,“除本地患者外,费森尤斯也可保证外地患者在商务和旅游期间,仍能接受规范标准的透析治疗。”

今年4月,费森尤斯旗下关联公司完成昆明五华保健医院的股权收购,成为控股股东,目前拥有该医院70%股权,迈出了费森在云南投资的第一步。

2016年12月21日,国家卫计委印发关于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明确独立血透中心标准。

对于收购五华保健医院,陈玉刚表示:“一是政策规定外商投资医疗机构占比不得超过70%股份,二是五华保健医院拥有一个比较好的透析中心,去年全院营收6000万元人民币左右。虽然规模比较小,我们希望先按照费森的标准改造运营医院,同时做一些与肾病有关的慢病管理;再以医院为中心,支撑或建立周围更多透析中心。”

费森尤斯是目前行业内极少数能够覆盖全产业链的公司,既有血透机、透析器、管路、透析液、透析粉,又有自己的标准,同时也提供透析服务。

依托于自身在血透行业上游器械端的巨大优势,收购医院、建立更多透析服务点,从产品到服务覆盖全产业链,是费森尤斯扩大市场的一贯做法。

进军中国市场

费森尤斯医疗隶属于费森尤斯集团(Fresenius AG),集团创立于1912年,总部位于德国巴登洪堡。目前主营四块业务,包括Fresenius Medical Care(透析产品和服务)、KABI(输液、临床营养等方面的药物研发)、HELIOS(医院运营)和VAMED(医院规划、建设和管理)。

费森尤斯于1966年涉足并专注肾脏病治疗,研究、生产及销售血透和腹透产品,同时提供透析治疗服务,是世界最大的急、慢性肾脏衰竭治疗产品和服务供应商。

在血透市场上游器械端,费森尤斯位居全球第一。年销售透析机超过75000台、透析器超过1亿支。在透析治疗服务方面,费森尤斯医药在世界拥有超过3418家血液透析中心。

根据费森尤斯2016年财报,集团销售额290.83亿欧元,净利润15.93亿欧元;其中占比最大的为费森尤斯医药,销售额179.11亿美元(161.81亿欧元),净利润12.43亿美元。其最大的市场在北美,销售占比47%,其次为欧洲38%、亚太10%、拉丁美洲和非洲5%。

“中国市场去年营收占比还很小,我们的机会和市场还很大。”陈玉刚表示,但中国市场竞争非常激烈,“除了国际对手,国内大概有74家公司有做透析机、透析器、水处理或透析液、透析粉,不过,中国市场足够大,做得好的都有生存空间。”

此前受限于政策不允许私营资本独立开设透析中心,国内民营(外资)透析中心发展缓慢。“全国4000家透析中心,90%在公立医院中。”陈玉刚坦言,从建立透析中心到投入运营非常复杂,“要满足卫计委、消防、居民、环保等要求,需要许多环节批准和医保接入,需要一至三年。”

对于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陈玉刚认为,一是产品销售需要进一步增长;二是开设更多透析中心,与更多政府或第三方合作。对于是否会收购更多医院,陈玉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会根据各地不同情况,考虑不同的业务模式,如合作、收购或自建,都可以考虑。”

费森尤斯模式

广证恒生发布的血透市场报告显示,国内血透市场规模在过去四年复合增长29.12%,而基于血透市场未被满足和新增需求两个维度,预计未来三年血透行业仍会保持25%以上的高速增长态势,理论上可达“千亿市场”规模。

一方面,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高达90%的治疗渗透率,我国目前仅为20.5%;另外,在血透产业链上:上游产品被外资垄断、中游流通亟待整合、下游服务政策限制逐步解除的情况下,不同侧重点和业务模式成长空间巨大。

尿毒症治疗主要分为器官移植和血液净化两种,血液净化包括血透和腹透两种主要治疗方式,以及血液灌流、血液滤过、血浆置换和免疫吸附等辅助治疗。

其中血液透析是终末期肾病中临床应用和病患认知度最高的治疗方式,但由于治疗费用较高(约9.71万/年)和医疗治疗要求高,在进入医保报销体系前,患者治疗率很低。

国内透析服务从2012年才正式纳入大病医保,目前各地报销比例大约在70%-85%,“有了医保之后,病人数有了一定增加,现在基本上每年增速10%,但相比发达国家,美国每百万病人中接受治疗的人数大约为1000以上,日本将近2000,中国只有300左右。”陈玉刚表示,这取决于国家财务承受能力,以及医护资源和透析中心布点,“一定要设在居民区里,尽量贴近病人。”

凭借上游高质量血透产品优势,在下游开设和兼并透析门诊,布局血透服务是费森尤斯的一贯模式。其透析门诊从1999年的1090家增长到2015年的3418家,服务患者数量从1999年的8万人增长到2015年的29.44万人。2005年至今,费森尤斯先后收购了包括Renal Care Group、RSI、Asia Renal Care、Sandor Nephro Services等血透服务公司,逐步往下游服务延伸布局。

在政策放开之后,中国市场上各方资本开始进入,陈玉刚认为,“国内有几家公司也在做,但大家最后都面临两个问题:如何高标准地建立起透析中心,满足SOP、医护质量等;如何用高质量服务来增加病患数量。这个行业需要不是一个挣快钱和高利润的行业,必须想尽办法保证质量降低成本,才能保证不亏钱,赚到相对较低的利润。”